二十年

忽然发现,细细算起来,我和zz已经相识二十年,相恋十年,结婚五年了!在我30年的生命中,zz竟然霸道的占了2/3的时间。我此时无比虔诚的祈祷,希望我们将来会有更多幸福时光!zz,谢谢你来到我的生命中,我想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海外华人歧视华人的现象

最近看到 Anker 的前员工受到不公平的对待,感到很气愤。一个女生,竟然被告强暴公司男同事,也是醉了。当然我们还不清楚事情具体的来龙去脉,只听苦主一个人的陈述难免有些片面。但是其中反应的问题确实我在海外经常看到的。Anker 的老板叫阳萌,听起来名字挺萌,却反向歧视华人,跪舔白人,也是醉了。Anker 作为比较知名的充电宝、电缆等的生产商(虽然就是深圳二道贩子的升级版,加了在美国比较流行的客服,成功塑造了品牌形象外,没什么区别),老板为人如此,不知道海外的媒体还有没有报道。

不知道各位留学生或者在国外生活的人是否经历过题目中所示的现象,就是有些在国外的华人,他们歧视其他华人的现象。如果是从来没有离开过国内的人,初看这个题目可能会觉得奇怪,中国人不是最多被当地的主流人群(主要是白人)歧视,华人怎么还能歧视自己人?呵呵,我也不清楚为什么,只是自己观察到的一种现象。

这种歧视来自大陆以外的华人,比如说香港、台湾、新加坡的华裔移民对大陆移民的歧视,似乎可以理解。因为这些国家或地区的经济更加发达,生活水平比大陆更高,可能似乎有先天的优越感吧。也有可能这些地方的人比大陆更早开放,更早接触西方世界?不知道,我实在不知道有什么理由歧视来自落后地区的人。

最奇怪的要数来自大陆的华人歧视同样来自大陆的华人了,这是最奇怪的事情。具体例子就不举了,比如说华人实验员偏袒非华人的学生而牺牲华人学生的利益,比如说华人餐馆老板给非华人服务员更多的小费。似乎很多情况下,这些人往往牺牲其他华人的利益,来讨好来自主流群体的人。可能他们觉得同胞的利益不那么重要?或者源自文化上的、背景上的自卑感?亦或者是一种讨好的心态?实在是不清楚。大多数这些人是技术移民,在国外干着一份工作,而不像投资移民那样,通常家境比较富裕。可能他们需要在异国继续生活下去,讨好主流种族似乎是行之有效的方法?不晓得。

不过好在发现现在的年轻一代留学生也好、移民也好,对自身的文化比较自信,或者是更接受公平对待别人的理念,这种情况很少见,也算是一种进步吧。

尝试实施完全正版的计划

最近想实施一个计划,就是短时间内生活完全正版化。听着可能可笑,不过我发现自己虽然一直以来有支持正版的理念,但是生活中却还是处处使用者盗版的东西。最明显的例子就是经常用BT或者eMule下载电影、电视剧来看,电子书也下了很多存在Google Drive里面,这些都是盗版的。哦,对了,进击的巨人这个漫画我也在网上看的。软件和游戏倒是绝少使用盗版了,应为前者使用的种类实在不多,而且免费资源丰富;后者在Humblebundle上淘了很多,感觉今生不用再买游戏。电影如果不想看盗版的话,只能等国内的视频网站出免费的,要么就是买DVD盘或者在iTunes上购买或者租赁,价格上买DVD看起来划算一些,也能当作收藏。电视剧么,国剧基本上可以在网上免费看,不过美剧就需要购买一些服务了,如Netflix等。电子书很好解决,现在亚马逊和多看等电子书很方便购买。漫画就不太好解决了,Crunchyroll有可以按月订阅的服务,iTunes上只有动画,没有漫画。不过可以等到出动画时再买来看。

这样看来我很像一个原教旨正版主义者,其实我是不是的。只是想用自己的行动去推广尊重知识产权的行为。对别人使用盗版的行为也不会采取任何敌对或过激的做法。对于这个维护正版的想先,试行一个月的时间,看看对生活有没有什么影响。如果有很大的影响,那大可停下来,看看哪些地方存在不足,如何解决。如果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那可继续推行下去。

断网的几天里

前一段时间我们家断网了。恩,你没听错,在加国这个号称资本主义国家的地方也能断网。哦,不是在国内意义上的被断网,而是线路损坏造成的。只好打电话给客服,然后客服派了维修人员来我家现场检查给修好了。但这个普通的事情却不是重点。重点是在断网的几天里(大概2天吧),我的生活其实没有真正意义上受到影响。当然,不能看Youtube或优库上的视频了,不过我可以在学校中午吃饭的时候看。不能玩联网的游戏了,确实,从Steam上下载游戏也不行了,不过可以玩已经下载的单机版游戏(Steam有离线登陆功能。不能上网看新闻或者刷微博或Twitter了,不过可以在学校刷,虽然不能全都看完,但是可以浏览个大概,就像我之前说的,这上面的信息质量也不高。不过,也有一些好处。比如说,可以看书了,之前存在iPad上的书有时间看了,这些时间本来是上网浏览网页和看视频的时间。可以看iPad上订阅的杂志了,只需将iPad带到学校,下载好杂志,就可以拿回家在没有网的情况下看了。之前因为忙,存了小半年的杂志订阅(南都周刊)没有看,这下我两天时间给浏览完了。那邮件会不会影响?我有每月100Mb的手机流量,虽然很少,收发邮件够用了。看电影呢?嗯,说来惭愧,现在还在网上下电影来看。我的解决方法是在学校下载好之后用U盘拷回来看。总之,断网带来的影响,有坏处,也有好处。不过这些影响都随着维修人员的到来而烟消云散了。

日常对话

某夜,床上,zz和我
zz:你说我们下辈子会在一起吗?
我:(这尼玛是科学问题吗?可以被证否吗?我怎么知道?)恩,会的。晚安。
zz:哦。
过了一会。。。
zz:那你说下辈子我要是变成男人我们还会在一起吗?
我:(What The Fuck? 这尼玛是玩我呢吧) 你为啥要变成男人啊?
zz:如果投胎成男人呢?
我:(我靠没完了。。。不过我机智的想到了那句电影台词)为啥呢,下辈子做女人挺好,呵呵。
zz:(明显来劲了)不嘛,我下辈子就要做男人。
我:(我了个大去)哦,为啥要做男人呢?
zz:做女人太累了,还要生孩子,每个月还有例假。
我:(呵呵,这明显是为了博同情嘛,早就被我看穿了,哈哈,我好机智啊)哦,是啊,我家zz这么可怜啊,么么哒,乖哦,快睡吧。

过了一会
zz:那你说下辈子我变成男人你还要我吗?
我:(靠,必须得严肃面对这个话题了)。。。不会。。。
zz:(明显激动起来了)为啥啊?你为啥不要我了啊?就应为我是男的?
我:(我了个大去,绕来绕去又被绕进去了)恩,因为你是男的啊,我是直男
zz:(更加激动)男的咋了?那你就不能为了我掰弯嘛?
我:(我去,这也可以随便变弯?难道不是基因决定的?)恩。。。不能吧。。。
zz:(貌似失去控制了)为啥啊?你为啥不能喜欢男的呢?
我:。。。
zz:(越发失去控制)说话啊?啊?为啥啊?
我:(哼,很机智的保持沉默)。。。
zz:(转过来开始调戏我)你说啊,为啥不能喜欢男的啊?
我:(疯了。。。)恩,快睡吧哈,乖。
zz:(继续调戏,明显不想睡了)不行,你得告诉我,你为啥不能喜欢男的啊?
我:(。。。汗。。。)恩。。。我是直男啊,我不喜欢男的啊。
zz:(失望的)那我呢?我要是变成男的呢?你还要我不?
我:。。。恩。。。不要了。。。
zz:(更加失望了,继续调戏)为啥呢?你为啥不要zz了呢?那我变成男的你就不要我了啊?
我:(这时候体现出了坚持答案一致的重要性)。。。恩。。。
zz:(生气的转了过去)哼,变成男的就不要我了。。。哼。。。
我:(呵呵,晚安)。。。

过了一会。。。
zz:(生气的语气转过头来)跟你讲这个事没完呢!
我:(晴天霹雳,我了个大去)哦。
zz:(继续调戏)明天早上再跟你说。
我:(。。。)哦。

过了一会。。。
zz:(突然兴冲冲的转过头来)那我要是变成男的,你还要其他的女生吗?
我:(哟嗬,送到门前的必须得顺杆爬啊)(义正言辞的,深邃的,坚定的,语气低沉的说)不会!
zz:(想了一会,开心的)哦,那好吧,晚安。
我:(。。。长吁一口气。。。)恩,晚安

Case closed.
The end.

关于不让ZZ学做饭的几点看法

家庭,是一种特殊的组织。任何组织想要确保组织的稳定,必须要保证组织中的每个成员的分工明确,责任清晰,亦即每个成员具有不可替代性。不可替代性确保了一个组织成员间的和谐共存,精诚团结,在具体问题上权责分明,在出现事故时无法互相推诿。

举个例子,我们S大学A学院F系一直有两个Graduate Chair,一般来说一个系应该有一个Graduate Chair负责研究生工作也就够了。可是我们F系是A学院唯一的有两个研究生招生点的系,这就需要有两个Graduate Chair来分别负责两个学位点。但是在分担工作的时候就不可避免的导致了两个Graduate Chair不是单纯按照学位点来划分,亦即一个Graduate Chair负责一个学位点的所有事情,而是采取了其中一个Graduate Chair负责两个学位点的一部分工作,另一个Chair负责两个学位点的另一部分工作。这就违背了当初设立两个Graduate Chair的初衷,因为他们的为了自身工作方便,都负责了两个学位点的一部分工作,这样对他们自己来说,工作起来更有效率。但是,这样的坏处也显而易见,有些工作适合这样按照工作性质划分,但是有些工作却适合按照工作部门划分。这时候这两个Graduate Chair就不得不回到老路上去,各自负责各自的学位点的工作。这样造成的问题就是,工作的划分越来越混乱,当系主任向他们询问工作的时候经常出现全责不清,责任不明,互相推诿的情况。搞得系主任也是一头雾水。

对于一个家庭来说,也是这样。对于家务应该有比较明确的工作划分,这样就切断了责任不清的根源。负责做饭(我)的就去负责做饭,没有什么可说的,因为另一个(ZZ)不会做饭,负责洗碗(ZZ)的就要负责洗碗,因为另一个(我)已经去做饭了。如果ZZ开始学习做饭,也许(很大程度上)是一时兴起,但是在学会做饭后。两个都掌握了做饭技能的人就失去了不可替代性,也就动摇了组织的稳定性。因为很有可能出现这种情况,一方(比如说我)说今天累了,不做饭了,你来做吧,另一方(不如说ZZ)说,不行,就该你做。我又说,你也会做啊,你做吧。ZZ又说,不行,我也不想做,我去刷碗。我说,我也会刷碗,你去做饭吧,今天我刷碗……然后就没玩没了了。影响了家庭的和谐与幸福……哎,多少对夫妻就这样……

运动

昨天事情比较多,所以也没更新日志,今天补回来。话说今天还是挺忙的,做了一天的实验,晚上又去游了会泳,现在感觉还是挺累的。我发现人还是要经常运动的。我最早大概是从小学五六年级早上就开始跑步了,开始是被我妈逼着早上早点起来去跑步。我也不知道我妈当年为什么会有这种超前的意识,培养了我终身运动的习惯。不过可能当年就是让我早点起来,锻炼锻炼身体吧。开始的时候早上起来不想去跑,还在路上徘徊了几天,不知道干嘛。后来想着,哎,跑就跑吧,不就是跑步嘛。开始绕着大学的操场跑,开始是一圈两圈的跑,慢慢跑得就多了起来,发现效果还是挺显著的。初中的时候跑了整整三年,每天早上5点就能起床,然后去跑步,一天精神也很好,晚上早早就睡了。初二的时候运动会上800米还跑了第一,也是跑步的成果吧。高中因为不是住校,要不就是离学校近,就只能放弃跑步了。高一的时候住校,每天早上做一遍广播操,其实没什么意思,还不如让我们自由活动功呢。高二后在学校附近租房子住,更没什么时间或者场地跑步了。不过后来还是找到了房子附近的一个小公园跑步,不过也没坚持多久。大学之后跑步也是隔三差五的,一会坚持了一段时间,一会又因为太忙就没坚持下来。记得大一的第一个学期还能每天早上6点之前起床去跑步,坚持了大概一个学期后也不了了之了。研究生的时候也是,研究生后来的时候开始晚上跑步,这样的好处是晚上跑完回宿舍就可以直接冲个澡,挺爽的。出国后也是只能夏天跑步,冬天实在是太冷了。不过S大的体育馆还是挺爽的,有健身房可以一年四季健身。不过我又迷上了游泳,每周都会去游个两三次。游泳的体能消耗可是比跑步大多了吧,还能锻炼肺活量。以后等夏天的时候准备每周一三五早上跑步,二四六去游泳,周日休息,嗯,这样身体应该能保持健康啊。最近看乔布斯传,又感觉身体还是最重要的啊,有木有,不管工作多忙,也要保证健康啊。

两周假期

7月29号开始的两周假期我都是在Canmore附近的Barrier Lake Station以及在Sibblad basin辛苦的采样中度过。话说有着两周假期是因为老板之前说过每年有三周的年假,圣诞节算一周(其实也没有一周),还有两周自由支配时间。老板还开导我说很多同学都攒着这些假期,然后等回家的时候用一个月。我心想算了,今年就都用了吧,省着夜长梦多,而且时间长了假期时间又会打折扣,而且我家ZZ在地里如此辛苦的采样……于是我的假期就要来了,我觉得老板之所以同意我的假期还可能因为我在过去接近一年中从、来、没、有、请、过、假,没错,全勤啊,我去,想到这里我自己都很感动啊,有木有。其实我们老板这段时间也在休假,而且更甚的是她还比我多休了一周,想来这段时间如果不给我假的话也监督不到我,呵呵(我真的想多了)。

于是我买了灰狗的大巴,屁颠屁颠就去了Canmore。灰狗大巴上还算不错了,干净整洁,虽然很多车没有Wi-fi,但是有些车上全是插座,有些车只有前面几排有插座,还算过得去,提前两周订票有巨额折扣哦,亲。不过我这次都是夜车,插座什么的根本没用。厕所虽然小,不过还算干净,坐便,下面是一个巨大的箱子,幽深,空旷,有液体或固体坠下的回声都要很长时间才能传到耳畔,根本不用担心有液体溅上来,不过我还是生怕自己不小心掉下去。在埃德蒙顿和卡尔加里两大城市的车站转车,感觉自己是从乡下进城了,呵呵,不过卡尔加里还是埃德蒙顿的Downtown有一条街到了深夜也挤满了出入酒吧的人。

Canmore是个很适合度假的小镇,小镇四周被群山环绕,幽静,慵懒,游客甚多,来接我的美国人Jason说他想在这个地方工作生活,终老一生。ZZ住在卡尔加里大学的实验站,靠近Barrier Lake,一个挺大的湖,碧蓝的湖水,周围有巍峨的雪山,不过现在没有雪。所以该站的名字就叫Barrier Lake field station,所在地叫Kananaskis country,据说是全加灰熊密度最大的地方。他们四个人ZZ,红叶,Jason和Dan住在一个小木屋里。其实木屋也不小了,有独立卫生间,三个豪华标准间,超大客厅,舒适沙发,设施齐全,另配有巨型落地窗,让您睁开眼见到的就是温馨的阳光,远山,草地,还有挖坑的小地鼠,您还犹豫什么,赶快拎包入住吧……就是厨房小了点,做饭必须岔开时间。

第二天我就开始了工作,没错,开始工作了,注意不是度假。ZZ的目标是90的采样点,我去的时候已经完成了20个,于是我从编号21开始干起,第一天5.5个,第二天5.5个,第三天6个,第四天……(此处略去一万字)……挖坑,采样,挖坑,采样,终于在我走之前的最后一天采集了所有的样品,可以说我是占大股东的。话说采样实在没啥好说的,过去的都过去了,都是汗水啊……要说采完样后最大的变化就是脸黑了,手黑了,ZZ能背着我撒欢跑了,从家到学校走个来回不用喘气了……

我们每天的装备是一身Wader,就是一种能穿着进水坑的连体裤,防水防虫,每人一个背包,里面装着午饭,水(2L+1L),冲锋衣,冲锋衣的内胆,防熊喷雾,采样工具等,手里不是提着冰盒,就是采样用的铁锹和钻头,头上戴着遮阳帽。从下车的地方走到采样地点通常要20分钟左右,湿地,全是水,没过脚踝,草有1米多高。话说Sibblad basin是个小溪流经的湿地,有海狸筑坝,有小鹿喝水,有小鸟筑巢,有熊出没。风景秀丽,空气清新,附近还有两条徒步路线。两周的采样我在这个湿地留下了的东西有:一坨稀便便,几泡热尿,一首诗,无数的脚印。我发现有人说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其实在树丛里面,一个人走的次数多了,也能形成路。现在再看那块地方,没走几步就能看见一个个采样点的残迹,那是以一个深坑为中心,方圆大概一米的空地,草全部被踩倒,跟旁边1米多高的草比起来确实很突兀,不知道这些草还能不能再长起来,不过明年夏天还会长得更加繁茂。我想到曾经看到的麦田怪圈,现在想来那真不是个事,几个人一天就能搞出来。采样中有飞机飞过,单翼的,绕着我们这转了好几圈,是不是在看我们搞出来的怪圈?有直升机飞过,有战斗机。周末的时候我们去大城市卡尔加里的大统华T & T购物,还真有不少国内的东西,萨市没得买,不过很多常见的西式食品也没有,不能兼得啊。

基本上就是这样了,灰狗经常晚点,不过最后都能抢救过来,从萨市可以坐灰狗一路坐到温哥华,眺望太平洋,背靠落基山,不过中途要转两次车,路程大概要24小时吧。两周的旅程结束后,我终于回到萨市休息了。在听过我的经历后,我们实验室的实验员G说假期就是体验前所未有的生活,然后回来休息,恩,很靠谱。实验员H说她的长途经历是20多年前从曼省坐长途车来萨省,人太多,没座,坐在发动机盖上,更国内春运有得一拼,她说她也曾尝试过火车,不过加国火车不敢恭维,经常晚点,坐过以后极度怀念国内250公里每小时的动车,会变成自备干粮的五毛党。没了。

房价问题

似乎国人见面的永久话题之一即是房价。外国人有些也聊房价,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移民来加的。我们实验室的M从菲律宾来萨大读硕士,毕业后跟老板签了一个两年的合同,算是暂时在这里做技术工作,然后成功申请到了永久居民。摆在面前的问题就只剩下买房了。然后果然,她们一家买了一个连栋别墅,大概是26万加元。换算成人民币,似乎26万加元还是挺多的,以现在的汇率换算过去大概是160万多一点人民币。看似挺多,不过考虑到人家买的是土地永久所有权,房屋所有权,似乎并没有多多少。国外买房不可能一次性付清,动辄还个几十年套在上面也是有可能的。不过像我们老板这样的有钱人据说买了个房5年内还清,买了辆车一个月还玩完,我觉得还是有很大差距的。M获得的首付是很令人震惊,令人发指的低,尼玛竟然只有5%,也就是1.3万加元。如此低的首付保证了绝大部分人能买得起房。如果按照购买力评价换算,相当于国内辛苦工作的你每个月挣2千块钱,单身辛苦攒两年你也可以买个宅子了,如果夫妻的话一年估计就可以了。而且这是宅子哦,有房子,有前后院子,有车库的哦。这是在国内完全不敢想象的事情。那么如果首付如此之低,他们家每个月还大概1400加元,大概要还20几年,那他们家是就这样套在这里了吗?不是的,5年之后如果你不想住了,还可以换个大点的房子,充分考虑了灵活性。所以很多中国人移民到这里定居那是爽爽的啊,首付尼玛只有1-2万加元就可以买个宅子,每个月还1000-2000加元似乎是个问题。不过尼玛房子这么大,完全可以租给留学生啊,所以动辄一个房子租出去4-5间,每间按500算的话,呵呵,完全抵消了每月的贷款。在这里生活再不济,语言不通,在餐馆打工每个月能有2000加元的收入,如果两口子都打工就是4000,如果其中一个是技术移民,有点技术那收入就是3000以上了。所以任何一个身体健康的正常中国人在这里生活完全不是问题。

我一直在想为什么国内不能给买房者这样低的首付呢?国内首套房贷大概是30%,如果按70万算一套房,那么30%就是20万左右,这对刚毕业的大学生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如果家里不支持的话,工作若干年都不一定凑够这些。那我们还如何买房呢?

萨斯卡通的冬天

最近气温变化的很剧烈,一会儿路上的积雪到了融化的程度,走在路上吹来的都是和煦的温暖的风,舍不得坐公交上下学,一会儿又是急剧的降温,刚刚开化的路面又结上了冰,车和行人走在上面都格外的滑,我老板如此强壮的女人都开始嗓子发痒并感冒。不过好在我和ZZ每天都是走路去学校,走路回来,每天都会看天气预报增减衣服,加上一个多小时的徒步锻炼,身体竟然没被这诡异如南京的天气打垮,来萨斯卡通后还没生过病(呸呸,不能乱说,每次说起自己没生过病,结果就是……)。不过室外的温度虽然变化异常,但是室内的温度基本保持恒定。中央供暖系统,大概是烧天然气的,比烧煤环保一点吧,每天离老远就能看到学校各个楼顶上冒着白烟。其实也不是每天都能看到,只是最近才可以,最近太阳升起早了些,以前在ZZ起床之前太阳一般还懒得起来,现在基本和ZZ起床的时间同步了,以后某天就会一举超越ZZ,并把她远远的甩在起床次序的后面。顺便提一句,ZZ一般早上8点还不愿意起来。我则是7点半起来做早饭,准本一下,然后叫她起床,然后一起吃饭,准备妥当后出门。通常走路去学校的时间是半个小时多一点,如果坐公交的话加上路上等车以及下车后的步行时间可能也将近半个小时。何况公交车挺贵,现在一次要$2.3,极不合算。还是走路好,路上总能遇见一些人。如果我们在8:25出门,就能从家里走到Main St.上时遇见两个小女孩,她们有的时候由父亲领着,有时候自己走,走的时候还经常用绳子拉着一个大箱子,应该是去我们家附近的一所小学上学,不知道绳子拉着的箱子里装的是什么,可能是什么乐器之类的吧。每次走在Preston Ave.的人行道上,两边是学校的农场,看似一望无际,其实往远看还能看到西面的学校宿舍以及东面的高速公路。路上能看到一个大叔,穿着永远都是青灰色的大衣,蓝色的裤子,大皮靴,最有特色的是两个手腕处绑了两条绿色反光条,应该是为了让机动车看到自己。其实我们也不知道这人年龄几何,究竟是不是大叔,因为他每天都是裹得很严实,连衣帽,脸部也被围巾之类的蒙住。可能只能等到春暖花开之际才能看清了吧,不过到那时我们就会骑车了。此大叔的另一项特色是极度遵守交通规则,遵守程度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虽然加国居民普遍还是很遵守交通规则的,但是这里的机动车普遍都是让着行人的,导致这里行人基本上是在没有车的情况下肆意闯黄灯,甚至闯红灯。而此大叔从类不闯红灯,不走行人走出来的小路,在人行道上转弯的时候还特意朝后面看一下,而且在T字型的路口从来不横穿马路,总之就是怎么麻烦怎么来。ZZ说是不是德国人啊,我说有可能。路上我们还会遇到一个骑自行车的小伙子,每次我们给他让路他都会说谢谢,每次我们没有听见他从后面过来,他都会先说对不起,然后我们给他让路,他还会说谢谢。通常路上碰到的人不多,就这几个,开车的和是主流,其次是坐公交的。又一次老板说起她看到的一个纪录片,说加拿大人冬天在外面的时间短了,人们恨不得天天缩在屋子里不出去,导致人们接触阳光的机会少,因此维生素D缺乏,人容易抑郁。不过我看这里的牛奶都补充了维生素D,而且我每天都走路上下学,应该不存在这样的问题。每次从学校回来走到Main St.上时都会路过一所教堂,从来没进去过。教堂正面墙壁上挂了一个十字架,白天看不觉得什么,每次回来的时候天黑的早,十字架前方下面会有一个小射灯亮着照到十字架上,光影效果绝佳,肃穆之感油然而生。我对ZZ说多亏了前面的这个小灯,教堂才尽显庄重之感。有的时候天下大雪,十字架上积满了白雪,射灯照在上面依稀映出一个老人的模样。很多人来到这里加入了教会,可能是因为异国的孤独吧,加上学业压力大,也可能想尽快融入这里,可以理解。我和ZZ都是不可能信这些的,通常是一走了之,一笑而过。平息抚慰心灵创伤的方法很多,何必应景的信这些。不过据说有信仰的人心态平和,好交往,我们实验室的M来自菲律宾,信天主教,S和P都信佛,分别来自佛国斯里兰卡和泰国。不管信仰什么,她们人都很好,常常互相帮助。M硕士毕业留在实验室,老板跟她签了一个两年的合同,做些项目,正在申请永久居留权。S已经有永久居留权,9月份之前应该会毕业,毕业也是找工作,应该会留在这里吧。P应该回泰国,也是在9月份之后的事。想象去年9月份我才刚来,如今在萨斯卡通已经有半年有余,而今年9月份之后又有许多人不会再见到,物是人非。萨斯卡通的冬天就这样在人们的生活中,工作之余,在我们指间,在清早凛冽的寒风中,在傍晚夕阳的余晖中一点点过去,不管怎样,现在已是二月,春天已不太远,人们时时看着天气预报,期待着春天的到来。说实话,今年的冬天稍微长了一点,天气稍微冷了一点,雪也稍多了一点,但好像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寒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