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差出的我怀疑人生

妈蛋!我刚到湖南,老板打来电话说江西那边王辉老师那边要去整果园的试验地了,那我估计这周末就要去江西了,奶奶的!!!

这尼玛整天在外面跑,哪有时间看文献,搞数据写文章啊?!?!?!什么时候能出成果啊?!?!?!尼玛,老子要不要赶快怀个孕,然后就可以坐在家里写文章了?

高科技

今天下午一个前同事回来我们实验室,要分析一些数据。她就是我曾经提到过的M,身为两个孩子的母亲,还来我们这里读书。毕业后先被我们老板聘为技术员在实验室待了一段时间,后来找到了Maple Leaf的工作后就去了本市的工厂。

今天下午她来的时候我还觉得很吃惊,毕竟才三点半,大姐您是翘班的节奏吗。后来才知道她是从早上6点半就去上班了,到下午三点就结束了,就可以下班了。大企业有时候也是很灵活的嘛话说Maple Leaf在本市的工厂还是比较大的,主要生产一些香肠啊之类的,雇员也很多,生产设备也很先进。之前去参观过一次,给我印象最深的有三点,一是有些部门的机械化真是相当高啊,有一个电脑控制的机器人可以准确定位并抓取流水线上的香肠,拿起它们并把它们摆放整齐。而是生产车间里的浪费还是挺严重的啊,地上随处可见是废弃的香肠,这……不过据说会有人专门清理的;三是在最后的包装车间可就不很机械化了,还是人员密集型嘛,都是大批的工人在那里将产品放入包装盒。

今天下午M跟我说她们有一个软件系统,就是将生产中的各个批次的数据都可以上传到服务器上,你可以看到各地工厂的实时生产数据。她们做研发的也需要使用这个软件,就是软件需要编程,界面不太友好,需要再学习。我搜索了一下这个生产软件的公司,叫SAP,是一家德国软件企业,据说是世界上最大的商业应用、企业资源规划解决方案和独立软件的供应商,在全球企业应用软件的市场占有率高达三成以上。好吧,看来是Maple Leaf委托SAP开发的一套生产管理软件吧。想当年在宜家的时候,他们的软件系统也很发达,不论是物流还是销售,都有各自的软件系统,你也基本上可以查询全国各地的库存情况和销售数字等。嗯,看来大企业都是用软件来管理生产和服务过程的嘛,有一种高大上的感觉。

悲剧的一晚

2011-07-13 南京 雨

15:30 一觉醒来睡眼惺忪,趴在办公室的桌子上睡觉果然不是很舒服,特别是醒来后手臂很麻,很疼
15:32 琢磨着还是回去吧,昨天Eric打电话说让我今天去上个晚班,我说只能上4个小时,17:15开始的话,我得回去拿东西了
15:35 路上还没下雨,暑假的校园里依然有人,尤其是吃饭的点,突然蹦出来很多平时不大见得到的人,也不知道他们其他时间都藏在哪里了
15:40 到宿舍看到老余已经又宅了一天了,并且将继续宅下去,思忖着青春啊,宿舍就是青春的坟墓啊
15:42 觉得上班还早,看起来一本叫做《长尾理论》的书,据说很畅销,我一直很纳闷为什么别人有把一篇文章就能表达清楚的意思给扩成一本书,十好几章,翻来覆去我在看同样的东西
15:59 时间差不多了,准备背包出门,发现还得换鞋,又得耽误一点时间,不如早点走了
16:06 在三号门的时候看到一辆84R近距离驶过我,恨不能早点走
16:14 在表面平静内心焦灼的情况下终于等来了下一辆84R,很开心的上车并找到了一个座位
16:55 终于到了,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路上还有点堵车
17:00 进餐厅吃饭,发现很多人已经在吃了,而且发现今天竟然有牛排,很淡定的夹了一块放到盘子里
17:05 快速开动,看到Lisa,看到Eric
17:14 吃完去部门
17:30 整理Accessory Shop,发现很多东西么得人整理过,今天晚上人不多,大多都是来逛的,很少有周末那种心急火燎买不到东西跟你拼命的顾客
18:00 在Dinning发现我们最好卖的椅垫么得货了,给Eric打电话让他拿上来点,他还跟我说谢谢,觉得很奇怪
19:00 看到Eric在搞明天要来的货,上去帮忙
20:00 有个顾客要买橱柜,不想签合同,我按照他的指示一个一个给他打,并告诉他可能会有尺寸问题,他说么得问题
20:20 折腾了半天,由于没有保存,订单完全消失了,他说他先去逛,让我搞完等会他过来
20:30 长舒了一口气,打完了订单,开始整理Dinning
20:40 小胡打电话给我说顾客回来了,我去Kitchen,但是打不开我的订单,把顾客带到Dinning,打印了一份订单给他,开始整理Dinning,安保清场
20:50 等Eric回来,聊了一会,问了问新老大的事情,今年的目标1000套整体厨房!
21:00 撤
21:03 顾客餐厅前看到值班经理,手里拿着份我打的订单,发现有问题,回去重新打好,交到收银线,等顾客买完单,火速跑回更衣室
21:22 按时赶到车站,等最后一班84R
21:30 比平时晚到,可能是下雨的原因,开心的上车,发现座位上都是水
21:40 查到某站抛锚,所有乘客下车,等待救援车
21:45 口渴,去超市买了瓶雪碧,开盖发现中了一罐,想去兑奖发现超市门已关
21:58 水快喝完,救援车终于来了,上车很忐忑的没刷卡,发现其他人也都没刷
21:20 终于到学校

老大走了

昨天晚上老大请我们吃饭,地点在夫子庙的玉荷塘。很难相信把自己招进来的人竟然走了,心里有些许不舍。饭吃的很伤感,至少老大哭了多次。当然在这种场合下我是不会哭的,总觉得老大的前程似锦,自己过多的伤感岂不是给他许多留恋,让他对过去不能忘怀,耽误了自己对新环境的适应。老大从宜家的Shop Keeper离职,去了南京BUICK旗舰店的经理,掌管116名员工,可以说是人生的一次飞跃。我们部门很多人都是老大招来的,席间老大讲起面试每个人的时候的情景,很多人竟然都被老大面哭了,我听了很崩溃。老大提起我的时候,说当时我的回答并不能另他满意,但是看到我是研究生,而且成绩不错,觉得应该给我这个机会让我锻炼一下。当时HR还担心我这么高的学历可能留不住我,不过还是老大毅然把我招了进来。说实话我还是很感激老大的,能给我这个机会,让我得到锻炼,更加了解社会。其实工作中和老大接触的机会不是特别多,因为我经常周末上班,老大周末来的可能并不多。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可能工作比较累了,站在信息台的电脑后面用手拄着脑袋看电脑,老大过来说这种行为很不雅,让我要自己给自己找活干,找事做。这给我的震撼很大,因为人总有惰性,而老大是那种自己能够不断给自己施压,不断让自己变得更好的人。就像刚进来时HR的Tracy对我说的,当你没有你要领导的团队的时候,怎样才能锻炼你的领导力呢,就要领导你自己。当时我并没有真切的体会,老大教会了我。还有就是得到老大的认可是我觉得最有成就感的事情。在员工Voice上我也写了,怎样才能激励员工,除了给我的奖金外就是在工作上得到老大的认可。前段时间我和老大一起职晚班,快下班的时候我很快把dinning给整理好了,老大夸我说我的效率很高。这是对我工作的很大肯定,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好了,不多说了,祝愿老大在新的环境下很快适应,创造出比在宜家更大的成就。

P.S. 其实我一直想向老大学习怎样像他那样有魄力,怎样能够很好的领导一个团队,可惜一直没有得到面授的机会,只能希望以后自我学习吧。

瞎捣鼓

昨天上午在高值仪器室紫外的电脑上录数据。为什么非得在那录入数据呢?一是因为那屋常年保持25℃,气候宜人;二来好多数据就存在这台电脑上,直接复制即可,非常方便。搞了不到一个小时就搞好了,可是问题也随之而来,实验室的电脑不能拷数据了。状况是U盘插入电脑内没有一点反应,识别不出来。我想很有可能是实验室新装的管理软件的原因,现在打开一台电脑都要输入用户名和密码,搞的相当复杂。想来这个管理软件可能只是单机版的吧,也不能随便卸载,就重启用安全模式登录总行了吧,没想到安全模式下这软件也会自动运行,活像一个杀毒软件,悲剧啊;想来想去貌似它仅是个客户端,每次开机要联网的,所以手一抖就把网络连接给禁用了。没想到软件倒是关了,弹出来个错误提示,电脑就自动关机了。重启后依然是自动运行这个软件,而且这次没有网络连接,根本就不能登陆进去,简单说就是悲剧了。给李老师发了条短信,简单说明了事情的原委,承认了错误。直到今天上午这破电脑才算被工程师弄好。哎,看来这实验室管理软件的漏洞是相当得多啊,吼吼。

宜家卖的食品

昨天在宜家收银台外的瑞典食品屋买了一袋代姆400g巧克力糖,原价¥45,里面有90块糖。回来后发现糖很甜,不像广播中说的“据说是欧洲最好吃的巧克力糖”,可能这个据说是宜家自己说的吧,其实倒像是欧洲最甜的巧克力糖。其实我觉得宜家瑞典食品屋有两样东西很好吃,一个是产自德国的巧克力板,还有就是咖啡,而且这两样性价比都很高,不比雀巢咖啡或德芙巧克力贵。不像是卖得其他的如几十块钱的蛋糕,或者是十几块钱只有几十克的饼干。其实我觉得瑞典食品屋最应该卖的是进口婴儿奶粉。为什么呢?国内一般稍微富裕一点的家庭如果生孩子可能都会买原装进口的婴儿奶粉,贵是贵了许多,可是考虑到国产的奶粉实在不让人放心,没了三聚氰胺还不一定有什么呢,所以干脆花钱买个放心。如果瑞典食品屋能销售进口瑞典的婴儿奶粉,或者不管哪国的,只要是进口的婴儿奶粉,都肯定会有市场的,而且肯定是大卖。哎,宜家不会做生意啊。

突然有个想法

在宜家,普通家具的安装费是按家具价格的4%收取,但是规定最低¥30。这种规定确实又别有几乎所有国内家具销售商的做法,因为他们宣称“免费”送货和安装,其实早已经将送货和安装的费用加入到家具的价格中去了。可是4%的价格着实有些高,试想买个价值¥3,000的实木餐桌就有高达¥120的安装费,确实有些贵。不过据说那些能买得起¥3,000家具的人就不在乎再多花¥120。但是大多数人毕竟手头不宽裕。所以我就想,如果在宜家外面立个牌子:只收取3%的家具安装费,且没有下限。可能生意会好很多吧,嘿嘿。难道我掉钱眼里了?

一位老顾客

今天有个老顾客要来买整体厨房,说了一大堆,问了一大堆,讲话虽然东扯西谈没有重点,但看得出来有文化,我总结了一下他的要求:房子是给儿子住的,不大,而且悲剧的是进门就是厨房,要求开放式厨房,设计要简洁大方,还有就是他已经买了一个灶具,最后就是他儿子是严重过敏体质,Oh my god,这是什么东东。据他讲他儿子接触到劣质家具散发出的气体就会全身起东西,打抗过敏的疫苗会晕倒,天哪,这种孩子……老顾客买的灶具在国内也是独一无二的,灶台上面不高的地方就伸出来可以吸油烟的东西,因此省却了排油烟机,可谓完全无油烟。并且,据老顾客讲该房子是作为儿子的婚房……

我开始对他儿子有点异样的看法,觉得这种人要是生在古代必然已然夭折,托现代科技的福,老人辛辛苦苦养大也是相当不容易。听说要成婚,不知这种过敏体质是否会遗传,遗传给后代可是往全人类脸上抹黑啊。但转念一想,得这种病的人应该不会遗传吧,嘿嘿。后来良心发现,觉得自己不应该就这样因人家基因缺陷就看不起人家,人家也不容易,也不是自己想缺陷的,每段DNA都有存在的理由和权利。更何况自己也不是十全十美,说不定体内有啥不好的基因将来就会传给后代呢。并且如果换做我是他儿子,目前的人生应该已经经历了种种困难和坎坷,幸好有个好爸爸照顾自己,也是不幸中的万幸。想到这些我倒有些同情他儿子,唉,只能祝他幸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