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开始的每周一都备受煎熬,因为《权利的游戏》都是在这一天放出来,各种剧透满天飞,不能看微博,甚至Twitter都还是不看为妙,有时候有关剧情的短短一句话都能毁了一半看剧的好心情。

把酒精饮料归入食品行业我是不同意的,虽然从制程上来看,它并没有脱离发酵饮品的常规制作工艺,但是由于酒精这一天然杀菌剂的存在,导致酒精饮料的保质期异常的长,再考虑到它对人体的损害以及一定的致瘾性,把它和烟草合并成为成瘾性产品是比较合适的。所以茅台确实不应放在食品一类企业中,这样它的高股价似乎有了更好的解释。

参加展会是效率最低的浏览产品的方式,就像逛街一样;不过不可否认的是,它又是最直观的一种。如果谁能解决前面的问题,而又对后面的优势损害最小的话,应该可以赚很多钱,就像马云一样。

今年第一次在新房过年,面临着一个巨大难题:年夜饭必须一顿吃完,因为第二天我们就回老家,怎么整这一顿必须吃完的饭菜,实在是有些头疼,估计得学西餐,大大的盘子盛小小的一道菜。

听山西的同事说,用新和的面团切出来的面条比超市买的挂面好吃,开始不信,而且由于我家没有厨师机(以后一定要买),做面条比较麻烦,所以一直也没有尝试。上次去超市,在冷藏区域看到那种软的面条,就是保质期比较短,水分比较高的面条,心想应该跟新做的面条差不多,就买了点回家,煮了试了试。怎么讲,就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之前吃挂面的日子算是白过了。这种面条的口感筋道,香,有一种食物的新鲜感,可以说吊打挂面一百次,以后再也不会买挂面了。

财务自由的定义是:在一定时间内的投资性收入>消费,其实想一想,方法无外乎三种:

  1. 大幅度提高前者,即投资性收入;
  2. 尽可能降低后者,即消费;
  3. 同时满足 1 和 2。

举一个不太恰当的例子:小明没啥大本事,唯有父母留下的两个房子,一个自住,一个租出去,月租金 2000。小明虽然没啥大本事,但生活也相对简单,虽然不工作,但 2000 块也够每月的开销。结论,小明已经实现了财务自由。虽然这样的财务自由风险很大。风险同样来自上面那 3 点:

  1. 投资收益降低,比如小明的租户突然不租了;
  2. 消费增加,比如小明谈了个女朋友,每个月的话费加倍了;
  3. 以上 2 点同时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