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务自由的定义是:在一定时间内的投资性收入>消费,其实想一想,方法无外乎三种:

  1. 大幅度提高前者,即投资性收入;
  2. 尽可能降低后者,即消费;
  3. 同时满足 1 和 2。

举一个不太恰当的例子:小明没啥大本事,唯有父母留下的两个房子,一个自住,一个租出去,月租金 2000。小明虽然没啥大本事,但生活也相对简单,虽然不工作,但 2000 块也够每月的开销。结论,小明已经实现了财务自由。虽然这样的财务自由风险很大。风险同样来自上面那 3 点:

  1. 投资收益降低,比如小明的租户突然不租了;
  2. 消费增加,比如小明谈了个女朋友,每个月的话费加倍了;
  3. 以上 2 点同时发生。

最近发现房地产真的是我国的经济支柱。这个观点我以前嗤之以鼻,自从买了房搬进新家之后,深表赞同。让我们来回顾一下之前租房子时的情形。简单来说,租房子时一切都是对付,得过且过。家具、电器都是房东提供的,不需要买,我们甚至还准备了n多纸箱来放零零碎碎的小东西;衣服被褥也不会买太多,因为想着要搬家,买太多收拾起来太麻烦;车子?房子都没有还想什么车子。总之就是这样的日子能过一天算一天。

自从买了房子,开始装修,就开始了巨量的投入。装修的花费怎么说为跟我一样的广大进城务工人员提供了一些帮助。还有装修材料,装修公司,设计师,监工等等。这些人都指望着你多买房多搬几次家。装修完了,就是家具和电器。那么多家具工厂,那么多销售人员,那么多送货安装人员,都指望着你搬入新家来消费。电器不说别的,空调、热水器、洗衣机、电冰箱、微波炉等等一系列是标配吧。其他一些纺织品、小物件、小电器等等都会添置。怎么讲呢,就是租房时期想也不会想的一些东西,在有了自己房子之后都不得不买。这就刺激了消费,激活了经济。还有,我现在已经在偷偷打听小区及附近的车位租金了。

总之一句话,中国经济还得靠房地产。

研发工作感悟1:研发千万不能招本科生,完全没有项目管理经验,基本上不知道自己要干啥,理解能力成问题,培养成本太高(以下省略800字)。

传统行业里的研发工作 1 工作性质

从今天开始,要对本人的工作作以总结和提炼。我现在任职于传统行业的研发部门,自己非常喜欢这个行业,也喜欢从事研发这个工作。而在工作中,总会有些感悟,想要整理出来。

传统行业是相对于新兴行业来说的。但是你要我给传统行业和新兴行业来下个定义,好像又很难,因为两者有时是相互交织的。大体来说,就是存在了很久的行业,特别是2000年互联网行业爆发之前就已经存在的行业,我们姑且可以称之为传统行业吧。

研发,字面上是研究开发之意。研究着眼于对信息,特别是知识的收集、整理、归纳、总结上,而开发则是以研究为基础和前提的实践。所以说从事研发工作,一方面需要有些收集信息的能力,查教科书,查期刊,查专利,查国家标准,甚至是简单的查竞品的信息;另一方面需要有总结并实践的能力,能够在纷繁的信息中提炼想要的,并形成一定的方法付诸实施,如看了竞品的配料表,辅以专利等模糊的信息说明,总结并复制成类似的产品。这两方面,前者是科学的,而后者则是经验的。

所以说,研发的工作本质上是求新。从新的理论,新的突破,到新的原料,新的配方,再到新的设备,新的工艺。我们想把这些统统为我所用。当然,最终的目的只有一个,创造出新的产品。

然而新的产品并不一定是在研发上有了更新,它有可能只是包装的改变,只是功能的重新组合,甚至只是换了一个名字。这些不涉及研发的改变,通常是由市场部门所主导的。我们不能说这些外在的更新不重要,相反,它们很重要,有时甚至比内在的更新更重要。但如果大致给出一个比例的话,我觉得传统行业的研发部门和市场部门(有时是销售部门?)在新品开发上的占比应该是51:49,研发略高。谁让我是研发的呢:-)

在莫林维尔 四

在莫林维尔,我遇到了许多人。可能所有人,我这辈子都不会与他们再见面了。

罗伊是我在莫林维尔见到的第一个人。当那天傍晚我赶到房东家时,我看到了一辆福特吉普停在房子外面。我停好车,按了门铃,等了好一会,并没有人应,于是我又按了几下,里面传来了“我来了”的声音。门开了,我见到的是一个一瘸一拐的上了年纪的男人,身高还没有我高,戴着顶棒球帽。显然他来开门颇费了一番周折。你好,你是亨利吧,他说。我说,是的,你是罗伊吧。罗伊在这里租了一间房间,在二楼,他在他女儿女婿的农场里帮忙。我十分不理解他为什么不在女儿的家里面住,也许没有足够的房间?他女儿的农场养着火鸡,还种了一些南瓜。我去的时候正赶上春天,初春的雪化了之后,在农场的低洼处形成了一个小的天然湖。罗伊问我有没有能查到有卖鱼苗的地方,他知道我是搞“科学”的。我于是在网上查了查这个省卖鱼苗的信息,一开始我连“鱼苗”这个词都还不知道是什么,还好很容易被我查到了。我打印好了这些信息,上楼敲开了罗伊的门。他表示感谢,第二天给了我一块煎好的鸡胸肉。是我来到这个陌生的国度之后吃到的最好吃的煎鸡胸肉,虽然它只不过是超市里面卖的那种卤好的货色。

房东是一个矮个子,肚子圆滚滚,名叫穆里。穆里是个管钳工,在北部的石油重镇工作,收入颇丰。很不幸的是,国际油价变换莫测,那年正好是油价跌到谷底的时刻,而且天有不测风云,他工作的麦克马利堡那年夏天突遭山火光顾,整个小城呗夷为平地。他所在的公司也倒闭了。他回来的时候是深夜,我睡着睡着就听到门外有人在说话,而且一晚上都在说,哎,整夜都没睡好。等我真正看到他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5点过后,我下班回来。他作了短暂的自我介绍,然后就拿着手机开始跟他的菲律宾小女友开始漫长的视频通话了。据他自己说,他们两个人之间可以连续视频通话14个小时。他的小女友是菲律宾人,他们认识还是因为房东穆里的朋友,之前这个菲律宾女人是他朋友的女友,然后等了几年这个朋友也没有把这个菲律宾女人弄到这个国家来,所以他看着生气。然后他义愤填膺的告诉我说,我一定要把她弄到这个国家来。这年暑期,在房东穆里丢掉工作的一个月后,他就飞到菲律宾去开始他迄今为止最漫长的二人世界了。当我结束实习离开莫林维尔后,我也没能再见到他。只不过当我离开莫林维尔没几天,他就结束了他的假期,回到了家中,看到厨房里的一个锅被另一个租客弄得不成样子,他再一次义愤填膺的发了一封邮件问我是不是我弄的,我说不是后,他再一次告诉我说他很气愤。

将房东穆里再一次气坏的是我们的小哥,他名叫罗素。罗素大概20多一点,显然他没有读大学。我不知道罗素为什么要住在这里,也不知道他老家在哪。我见到他的时候,听罗伊讲他在镇子边上靠近高速公路的蒂姆霍顿打工。顺便一提,蒂姆霍顿是这个国家最大的连锁咖啡馆,甜甜圈很有名,现在也开始贩售汉堡等传统食品。这家咖啡馆的最大特点,嗯,就是便宜,价格基本上是旁边邻国享誉世界的连锁咖啡馆的价格的一半。话说回来,罗素从我来之后一直在蒂姆霍顿打工,同全世界所有连锁快餐店一样,那里工资微薄。房东穆里曾不止一次的跟我抱怨过,他应该找一个正经一点的工作,时薪至少20元的。我只能附和说是。罗素不像这个国家的其他人,工作后就买个车,他没有车,经常看到他独自走到那家离高速不远的蒂姆霍顿去,有时候也看到他从那边下班回来。好在春天道路两旁的油菜花黄的耀眼,风景如画,他走的应该很惬意吧。后来8月底,等我要回到邻省的大学里继续我的学业的时候,罗素找到了我在实习的那家工厂的工作,收入还不错,至少他很满意。

房子里还住着一个人X,由于时间太久的缘故,我已经忘了X的名字,事实上我跟他见面不多。他在邻省的邻省工作,工作21天后,休息7天。休息的这7天会回到这里,与他的女朋友见面,他的女朋友大概住在莫林维尔旁边的大城市里。由于甚少见面,我甚至不知道他是做什么工作的。

由于时间太久的缘故,我甚至已经忘记上面提到的这些人的面孔,我想大概再也不会见到他们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