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冲突

复习G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了,虽然每天依然睡超过7个小时,不过上课的时间还有听报告的时间已经严重影响了我的复习,心里是相当的纠结啊。比如今天上午就有个澳大利亚的老先生的报告,我给翘掉了,心里有些许小愧疚,但想想我的G划,还是忍痛割爱吧。看着旁边的孩子们都已经确定了研究的方向,我心里也有些急。因为昨天老板还说呢,既然这届只有2.5年,那么开学半年就要开题。我掐指一算开题就在下个学期,那么就是说在下个学期开题之前我就要做出一点结果出来,好给开题积攒一点经验,而在做实验之前就要先写出个文献综述之类的东东,而在那之前是漫长的找文献的工作,在找文献之前则是对与实验方向的确定。很可惜,我还没有明确的方向……听说其他的孩子已经确定了大致大方向,前几天小汉还告诫我说要我早点跟老板说说我的方向,我说不急。其实嘴上说不急,心里还是很急的,看着我们宿舍的孩子们成天干劲十足的查文献,我也很为自己急啊。不过我想既然我已经给老板发过邮件说了我的想法了,那老板应该会给我留出来的吧,也许;不过也有可能老板让我做我不想做的东东,那怎么办呢?心里着实很纠结啊……再说吧,先复习G,其他的事情都是不重要的。不过10月24号之后应该要好好找老板谈一谈,确定一下自己的方向。

昨天上午听了那个澳大利亚老先生的报告,他是研究虾身上的色素的,具体的内容我就不重复了。我觉得他的研究对我最有启发性的是从一个很小的问题入手,然后进行了深入的研究,研究的东西很简单,目的很清楚,但是研究的很透彻。老板说这是好的研究,我也觉得,这是好的研究。看来我还有很多东西要学啊。下午是08级博士开题。听的云里雾里,不知道老板听懂了多少,反正我是基本上听不懂。看来博士研究的东东都很高深啊……老板说要多做。我觉得有道理,我对我硕士的要求是要发SCI,所以肯定要多做。老板说要做的深入,不能太宽泛,发现我们博士有种质上不去靠量顶的感觉。我觉得也是,想起我曾经写的本科论文的文献综述就是贪大求全,结果文章很散,没有重点,没有中心。现在我知道要从小的单一方面入手。好了,今天就写这么多。

Oral English Class

今天上了Drager(注意不是Dragon)老奶奶的英语口语课。先让我描述一下Drager老奶奶:很远就能看到的银白色的头发,发福的体态,慈祥的脸,矮小的身材,明尼苏达人士,明尼苏达大学博士毕业,在新墨西哥城工作过,来中国三年。Dragger老奶奶的课人很多,这里不是只一个小屋子都满了,而是比正常选课人数(30人)还多了好几个,这些人被她老人家称为Vistors,看来这老家伙很有经验,一进屋就问今天有多少Vistors。然后是介绍了一下上课的情况,她自己,上课需要的资料。然后第二节课自我介绍,最然我崩溃的就是这个环节。N多的孩子来自山东和河南两个省份,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中国就只有这两个省份呢。究其原因,我想可能是这两个省的孩子们考试太强了,考研的名额都被他们给瓜分完了。但是细细想来,发现了更深层次的原因:高考的时候全国的高校都是按照省份平均分配录取比例的,而没有考虑各省考生人数的不同;同时,好的大学大都集中在东南沿海地区或者较发达的省会城市,山东和河南恰恰没有些许好学校,而大学又都侧重在本省或临近省份招生,因此,造成了山东和河南的一本分数线都奇高无比,本省又没有什么好大学,很多聪明的小朋友们就只好在本省就读二本院校了。不过正好还有考研的机会,考研好像没有省份的限制和偏重,所以这些小朋友们就都纷纷考出来啦。ZZ说最好是扶持着两个省份的大学。我觉得还是挺有道理的,不过我觉得国家的大学分配应该与各省的经济结构或者说优势产业相关。

感同身受

最近不知怎么啦,脸上竟然被虫子咬了,其结果是嘴角处出现了一条长约4cm左右宽约1cm左右向下延伸的红色条带。真是难看的要了我的小命啊。我走在大街上都不敢正眼看人,行事更加低调,整天躲在教室里看书。尤其令我崩溃的是去食堂打饭时那一双双好奇的眼神就朝我的嘴角刷刷的射来,我是躲也躲不过,应接不暇啊。还好抹了两天医生开的“赫克霉素利多卡因凝胶”的绿色的东东,貌似就是小时候幼儿园阿姨给抹蚊子叮的包的时候用的那种绿色凝胶状的药。抹了之后好了一些,不过至今有一小块残余,明天应该会好了吧……现在想想那些残疾人还真是挺不容易的,他们得遭受别人多少不正常的眼光啊,在此对他们深表同情。忽然想起来我们学校有几个albino,总遭受我无情的目光的扫射,其实人家也就是少了点色素嘛,我还少了好几颗牙呢,完全没有必要像我当初那样大惊小怪。

开学的工作

今天是开学第一周的第一天,照例来说有很多工作要做。可是真正的活动要等到晚上才开始:首先是18:30的迎新会,在大活举行,不过我发现里面坐满了大一的新生,作为研一新生的我没有必要在那里坐着听无知的领导讲我已经知道的废话,遂翘掉。坐在教室里看了差不多的单词,然后小汉一个短信让我去主楼102开会,是孙老师特别为研究生开的,主要讲了一下开学要选课啊、体检啊、照相啊,之类之类的,无聊,不过点名到了。刚回去,ZZ打电话给我反应了一下她晚上上课的体会,发现南土所真是搞土壤的人开PARTY的地方啊,这么多牛牛都在。然后金鑫又发短信让我10min内到中心,言辞极为严肃。我一看不敢怠慢,赶紧马不停蹄赶往中心,到了才知道明天又有无知领导来视察,不知道他能看得懂什么呢?说让我们打扫,好吧,那就扫吧。一直干到22:30多,才回到教室。哦,对了,高宇澄说小戴有对象了,这可是天大的新闻啊,值得八卦一下。

关于江苏-石川食品安全研讨会

先不说无聊的领导致辞就延续了令人厌烦的1个多小时,我强撑过这个环节,然后竟然有一个10分钟的休息。好吧,我现在知道什么叫做研讨会了,这种东西通常是由一个冗长的领导发言开始的,不,不是一个,而是所有的领导。然后更令我恶心的还是在后面,经管院所谓的周应恒教授竟然用日语在发言,PPT上也全是日语。这里不提反日情绪,这里也没有民族仇恨,平心而论,这个人没有一点文化自豪感,换句话说,几十年的学他算是白上了。首先,这个研讨会有日本国际友人,这是事实,可是台下绝大多数是中国学生,我相信我们的教育还没到普及日语的那一天,他这么做完全忽视了中国学生的存在,这是不礼貌也不符合教授身份的;其次,他这种做法(用日语发言,用日语做PPT)的动机我不了解,可能他认为他这么做是照顾到了在座的日本友人,可是他忘了在座的还有更多的中国学生;可能他觉得这样会讨好日本人,他说一口流利的日语是多么显眼啊,那样他就是一个没有任何文化认同感的败类。当我们的老师提醒他说一些中文的时候,他竟然说PPT上很多中文啊,我当时就疯了,这个家伙真他妈的。更让我气愤的是,旁边一个拿着照相机的同学一直在拍照,我问他这个人是不是中国人,他怎么不用中文讲。我本想寻求共识,没想到他竟然说:不是还有日本人在呢吗?这个脑瘫!没有一点自我意识,简直就是个奴才相。我愤而离席。

到底该不该用Windows操作系统

首先我承认,这是一个伪命题,因为我没有选择的权利:我所有的计算机上都装的是Windows XP操作系统,而且还是盗版的。我认识的所有人的所有操作系统也都是Windows的,无论是XP还是Vista,还是Windows 7。而且除了笔记本电脑,绝大部分都是盗版的。在中国的盗版问题如此严重的今天,使用昂贵的正版似乎是不可思议的(其实Windows XP的家庭版才400块大洋左右,我们只是习惯了花更贵的钱买个实体的移动硬盘,而不习惯买似乎是虚拟的操作系统)。

即使不考虑盗版的问题,只考虑Windows操作系统本身,否定这个命题的理由也是充分的。我们家从买电脑以来就是用的Windows操作系统的,从95到97到2000到XP。我们大家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一个操作系统作为电脑与硬件结合的东东。特别是XP,它似乎已经成为了一个经典的,不容改变的操作系统了,我们已经习惯了听它开机时候的声音,以及使用它的各种操作。也许是因为各种病毒,也许是因为不想再用盗版了,我亟待一种改变。

但是,在改变之前,我需要理清一下用Windows所有的事情。

1、上网浏览网页,这个好说,Ubuntu也可以,不过用网银买东西就不好办了,因为现有的网银貌似只支持IE,而IE貌似又没有Linux版本的。2、聊天,QQ有Linux版本了,嘿嘿。3、用MS Office处理文档,虽然Ubuntu有不错的Open Office,可是所有学校的文档都是MS的,这个也是个很难办的问题。4、使用其他的应用软件,很多应用软件都有Linux版了,这个好解决。5、玩游戏,这个是个很棘手的问题,因为貌似绝大多数游戏都是PC游戏,讨厌啊,不过我可以为了换操作系统而不玩游戏了。基本上就只有这么多了。

好啦,看来只有网银和Office文档这两个问题了,我不知道Ubuntu上的虚拟机是否可以正常使用,这样我就可以真正移植到Ubuntu上了。